快速导航 / Navigation

限塑执行遇尴尬:限住超市限不住农贸市场

发布时间:2014-11-14 14:32:17                 点击次数:

    “限塑令”实行四年来限住了大超市,但“三无”塑料袋却充斥各大城市的农贸市场和街边小摊。

    记者日前对北京、广州的多家农贸市场、流动摊贩、饭店调查发现,各种颜色塑料袋在被无偿使用,问起塑料袋是否该收费时,消费者和摊贩大多表示“不知道”。“限塑令”缘何遭遇“软”执行?新华社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兜好了,这塑料袋不太牢靠”

    6日,记者在北京金融街农垦农副产品市场看到,一名消费者用四个塑料袋分装了樱桃、芒果、杏和小番茄等四种水果。售货员说,装水果的塑料袋不收费。在北京新文化街的蔬菜、水果、面条摊上,大大小小的塑料袋随手可拿,而且多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超薄塑料袋。

     “兜好了,这塑料袋不太牢靠,给你套了两个!”在广州市白云区西槎路附近的一个大型蔬菜市场,记者买了一个5斤重的西瓜,摊贩习惯性地套上两个红色塑料袋递到记者手中,记者看到红色塑料袋上没有任何环保标志。

    在这个蔬菜市场的所有摊位,记者发现几乎每个摊位旁边都挂着几沓塑料袋。这些塑料袋型号不同,但明显感觉比纸张还薄,袋子上也没有任何文字、图案说明,找不到生产厂家的信息,也没有QS标志。消费者买完蔬菜后,菜贩随手就把菜装进口袋免费送给消费者。

    在北京西城区的一家早餐店里,每天早晨都有消费者用店里提供的塑料袋裹着包子、油条、油饼吃,刚出锅的包子常把塑料袋烫得变了形。广州三元里大道附近的一些大排档前,刚刚烘烤过的肉串直接用白色塑料袋装着卖给消费者,塑料袋软软地粘在肉串上。

    记者采访发现,除一些消费者用连卷袋代替购物袋外,“限塑令”在一些大超市执行尚可,正规超市严格执行塑料袋有偿使用的政策,有的还采取了其他替代用品,但农贸市场和街边小摊却成为限塑令“软”执行的死角。国际食品包装协会今年4月对北京、浙江、广东的20个连锁超市和17家农贸市场调查发现,广东和浙江两地八成以上的农贸市场使用的是价格低廉的超薄塑料袋。

    利益驱动和监管漏洞成“限塑令”障碍

     “主要就是图方便,上班族一下公交车就到菜市场买菜,谁会习惯随时带一个购物袋在身边?再说了,大家都在用,就你不用的话,谁买你的菜?”在广州横窖菜市场,塑料袋也是普遍免费提供,菜贩张生说。当“限塑令”遭遇习惯,禁令的执行就打了折扣。

    值得注意的是,塑料袋价格低廉、来源广泛,也是让塑料袋大行其道的原因。张生从2006年就在这个菜市场卖菜,他告诉记者:“一些小批发市场就能够买到,4元钱就可以买一沓,每沓50多个,好一点的8元钱一沓。”

    实际上,利益驱动和监管乏力成为“限塑令”执行的障碍。据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金狮介绍,目前,中国有2万多家塑料袋生产企业,集中在河北雄县、辽宁营口、安徽桐城、浙江温州、河南漯河等地,其中有QS生产许可证的在2000家左右,大部分是作坊式生产,连工商执照都没有。

    董金狮说,塑料袋生产非常简单,没有太高的科技含量。一套吹膜机、制袋机和切割机的成本在万元左右,一个小企业一天能生产二三十万个超薄塑料袋,利润高达上千元。

    广州的一位律师王思鲁说,对于“限塑令”的执行,执法部门行政执法不作为的现象比较普遍,执法效率也比较低,惩罚力度有限。如果按照正规程序走,工商部门对于违规使用塑料袋行为,要历经投诉、审查、立案、调查、处罚决定等基本行政程序,这严重降低了执法效率。

    董金狮说,农贸市场不执行限塑令主要原因是违法成本太低,比如查到2000个违规塑料袋,按照每个塑料袋0.03元进价计算,最高仅能罚款50元,对违法行为的惩罚力度太小。对大部分市场来说,即使这样的罚款惩罚也没有。董金狮说,从2008年6月1日“限塑令”实行以来,只有北京一家市场被罚过1万元,全国各地其他的市场因不执行“限塑令”被罚款的,没有在媒体上公开报道过。

    回归“绿色”仅靠“好习惯”是不够的

     “农贸市场一半以上的塑料袋是不合格的,如果是用有毒原料生产的塑料袋装食品,潜在健康危险很大。”董金狮说。消费者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免费塑料袋的市场,应当养成良好的消费习惯,自觉抵制不合格塑料袋。

    董金狮还建议控制好塑料袋的来源,提高使用成本。他说,在英国只有6家塑料袋生产企业,通过政府收购产品,再高价卖给使用的商户,商户再卖给消费者,消费者不愿买就想别的替代办法了。“每个地区指定几家塑料袋生产企业,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收购塑料袋,有使用的商户去购买,消费者使用必须付费。”

     “限塑令”执行责任部门不明确的状态需要改变。董金狮说,国务院“限塑令”实际涉及的部门比较多,包括国家工商总局、发展改革委、环保部、科技部等多个部门,但每个部门该负什么责任没有说清楚,也就是说“限塑令”执行缺乏明确的责任人。

    另外,切莫让研究可替代产品成为借口。董金狮说,20多年我们都在寻求产品替代,但当务之急不是寻求产品的替代,而是消费观念的替代,没有真正环保的购物袋,只有消费者真正的环保观念。

    王思鲁说,对免费提供超薄塑料袋目前的最高处罚是10000元,应加大生产、销售和提供免费塑料袋的处罚力度,加强市场检查。立法上应鼓励生产可自然降解的塑料袋,尽快出台鼓励回收非自然降解塑料袋的政策。


更多相关塑料检查井信息推荐阅读:
  • 塑料检查井的使用可有效节约土地资
    2015/08/19
  • 塑料检查井即将进入混乱时代
    2015/07/31
  • 京建发〔2013〕250号 塑料检查井
    2015/07/31
  • 海南禁止使用砖砌检查井
    2015/07/31
  • 污水处理厂改造有了时间表
    2015/07/17
  • 我国塑料模具行业加快发展速度
    2014/11/14
  • 限塑执行遇尴尬:限住超市限不住农贸
    2014/11/14